烟——西原作品之七

       
    想一个人的时候我在抽烟,忘记一个人的时候我也在抽烟。通常,我抬头望着一方天空,不敢触碰自己的眼睛,生怕稍一碰,就会有眼泪掉下来,我狠命的抽,烟使我坚强。直到海风将眼泪吹散。有人说,聪明的女人只抽半支烟,我不是。我低下头,终于可以平静的看你了。我微笑,你曾说过我笑起来的样子像秋天的雏菊,而今,我依然微笑,只是笑容不再温暖。
  没有人帮我打水,不用陪人家吃饭,没有任何约会。周六晚上可以呆在寝室里,弹琴,发呆,看书,当然还有抽烟。从不在白天抽烟,阳光下,我会感到自己很龌龊。总是试着吐个烟圈,想近乎完美,想让自己单纯的快乐,却忘了越单纯的东西越容易破碎。喜欢沉浸在摇滚中,相比之下,音乐中感觉自己的身体极为脆弱。因此,我用烟包裹自己。对于我和我的烟,大家都已习惯。就算你再不适应这个社会,至少表面上要很适应的。抽烟的时候感觉把自己包裹的很好,藏的很深。烟让我穿了一件衣服,但这件衣服并不招摇。我喜欢,点燃前的平静,稳定,沉默,点燃后的孤独,闪耀,美丽。我就像一支烟,因此,无论任何时候,我都是安全的。
  二十岁的日子代表什么?总是在探索,探索生命的意义,无畏的,勇敢的,生命的,这些都可以代表我吗?不能,我是一个存在,我难过,我伤心,我愤怒,我已经失去。我将不再有意义。所有的一切,对我而言,都是什么?无奈?悲观?还是什么?不,什么都不是,都没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永远没有意义,浪费时间,那什么事情是有意义的?不,什么都没有,我只是一个最最普通得人我想要得是什么?不知道,现在还是无奈,我能做什么?只想快点老去,只有失去,才有意义。生命的意义就是你可以失去,还有机会失去。
  特别想念在学校的日子,大段大段的空白。让我思考,让我冷静。喜欢阳台,永远有湿湿的衣服,有好吃的,还有窗外的那一片小块天。我透过开着的那一小块窗看到外面。顶楼的好处就是你抬头时,只有天。喜欢。我坐在阳台上,我的烟已经离开我,飞走了,注定比我飞的高,我只能仰头张望,她带走了我。我也就这么飞了。意义。
  谁都可以写,每个人都可以,只是,人们都已经出名堂了,可是,我还在写?写的意义是什么?为了生活?为了成就感?不是,都不是,写的意义是为了证明存在,对,我是一个存在。我不停下,我就还有意义。永远不能停下。哪怕再累,哪怕我已经失去语言。我不能停下。我没有任何意义的时候,看看自己写的东西,证明,我活着的意义就是这样。
  在我的世界里,我是一个神经质,一个不能独自生活得人,一个可以放弃所有物质得人。可是,低头,可以看到自己不大的乳房,凸起的小腹,乳房里装满罪恶,肚子里装满肮脏。可耻。
  我都可耻了,我还怕什么?还怕什么?不怕,不怕,都不怕。
  总会跌落现实中。不菲的胸罩托起了我的乳房,纯洁。紧身的裤子展平了我的小腹,美丽。装在套子里的我是整齐的。隐藏了所有的不洁。可是,我不能靠近人群,我会被揭穿,人们会闻到我肮脏的气味。我理性的拒绝了所有接近我得人,保护了别人,也保护了自己。但是,我想变成一个很坏得人,这样,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的质问而不会感到委屈。甚至还可以大声的说:“他妈的,我就是这样得人,怎样!”但是,我终究不是,所以,遇到事情的时候,只能流泪。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怕,我怕,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