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在锅里,我在床上——西原作品之二

                    (一)
    饭在锅里 我在床上
  我得把自己想说的赶快记录下来,趁我现在还饥饿,我就是这样的人,任何强烈的感觉可以让我灵感顿生,但是一但吃饱喝足,我就软了,在兴奋的极点跌落下来,于是,我正常了。
  我不在乎鼓掌。
  我喜欢周末,我喜欢早上起来,穿着睡衣,披头散发的在屋子里游荡。通常周末父亲会在楼下的实验室继续他的工作,母亲这么大年纪了还一直保持着周末回娘家的良好习惯,于是乎,当我醒来,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个人。而我,特别享受这样一个人的感觉。
  我有个热爱家庭特勤劳的老妈,所以我家的地板也就格外的光洁,在这样阳光普照的上午,不好意思,我很土的用了阳光普照,但实际上就是这样的,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铺了满满一地。我躺下,躺在地板上,却感受在阳光中。我摸起电话,打给了L,我问:饭在锅里,我在床上,你是先吃饭还上先上床?他不语,笑。我也笑了,挂了电话。继续享受我的阳光。人真实的时候不多,或者说人能选择的东西太少,而我,必须把握现在。
  我给自己泡了杯咖啡,雀巢,速溶的。我还没有能力在家喝那种现磨现煮的,味道对我来讲不是最重要的,我喜欢这种温润的香气,弥漫在阳光中,给每缕阳光中的尘埃穿上一件衣服。我继续躺在地板上,随手拿了本小说读了起来,我赌气要把这块地板暖热再起来。
  我在女人与孩子之间徘徊,我不愿意把自己归入任何一类。
  今天两次碰到了C,我相亲的第一个对象,我可爱的大叔。大叔是个悲剧,人好,和他聊天不无聊,工作不错,家境更是没的说,但是,大叔个子不高,这就好比一个女人长的不好看,偏偏她有点才华一样,悲剧。但是我还是很开心,毕竟在这个小城市,我能碰到的熟人太少,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这个城市是不是变大了。我很开心,在街上得意忘形的笑,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讲过,人生能选择的事情太少,所以,我要笑。
  讨厌周一,讨厌重复,讨厌自己无所事事的样子。周末虽然也是空白的,但至少可以随心所欲的躺在地上或者陷在沙发里。而从周一开始,我就必须一丝不苟的坐在那里,忍受着无聊。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想到如果要一辈子这样的话,我恐怕要提前残废掉。但是我是个懦弱的人,我无法改变现状,我能选择的事情太少。我无法面对现状扬长而去,我寄托于别人把我掠走。
  晚上L对我讲,他觉得自己都这么大了,还没有体会到成功的感觉。从他的语气中我感觉他是有点抑郁了,我有责任把他哄好,哄别人的同时就是在哄自己,这是他教给我的。我觉得是对的。这就好比在爱情中,付出的人远比得到的人更能感觉幸福,在为你的爱人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那种幸福的感觉会一直围绕着你。恋爱过吗?会有同感的。我和他讲了很多。很久没有发挥了,平淡的日子让我忘记了自己原有的特长,我很会表达自己的爱。终于,L对我讲,我爱你,我爱你。两次,两次刚刚好。这就好敲门,一下微弱到感觉不到存在,三下又太过随便,两下,郑重的刚刚好,爱情不能被轻视,但是也不需要多浓烈,幸福的感觉就是很多个刚刚好组成的。
  在想是不是该结尾了,我不能老饿着,去厨房扒拉点东西吃。寻找的时候我在想:饭在锅里,我在床上,我会怎样选择?我给自己切了块火腿,往我心爱的大床走去,吃饱了才能上床哈。就算没有人等我,我的床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等我。笑,笑自己的小聪明。
  好了,就此落幕。可以不鼓掌,但请喊一声,安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