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一笑

 
 

 记忆中,那是素颜轻轻一笑。
    好女如禅,沉静如湖水淡定从容。好女如清风,浅笑微愁都是一掠而过的清爽气息。
初识素颜时,觉得这个名字恰好是她形象的写照。她是那个班级最后一个报到的。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不知道她为什么晚来了一个星期,有人猜是她原本不想来这个学校,有人猜是她原本分数不够通过关系才来的。那时的学校已经不太需要我们象高中时那样拼命学习。上几级的男生早就迫不及待地等待新生的到来,希望在师妹的群体里得到一些惊喜。老生教新生跳舞当时盛行成风。很多男生都希望素颜能常常出现在舞会上,最好不怎么会跳,好借机殷勤一番。那时的舞会很频繁,而大家从来没在舞会上见过素颜。有人说那时她常常一个人在图书馆。素颜不怎么爱说话,但不是那种傲气凌人的表现,遇有尖锐的话题,她常常是轻轻一笑置之。
    素颜很美。开学时她体重85斤,没有人觉得她瘦,毕业时她体重105斤,没有人觉得她胖。无论是走在教学楼的走廊里还是走在校园的阳光下,似乎总让人觉得有清风跟随着她。有几个胆子大的男生想打她的主意,但多数没敢实施。素颜知道当时自己吸引了很多男生的目光,知道他们一直在等待靠近的机会,她好象轻轻一笑置之,继续和书在一起,继续在浅笑轻愁中思考她自己的事情。到二年级的时候,终于有一个男生通过软磨硬泡走近了她。一天晚课后,她要回家看望外婆,那个男生央求着送她。学校到她家是一段很短的路,她犹犹豫豫地答应了。第二天她住进了医院,那张素颜之脸被歹徒用刀割伤,留下了很深的伤疤。那个男生当时逃跑了,去医院看了一次,几天后不再纠缠她,并对伙伴们说了一些很糟糕的话。素颜出院后并没有因为自己失去了娇好的面容而自卑自悯,依然还是和书在一起,和自己的浅笑轻愁在一起。那个男生看见她时难免心虚尴尬,她仍然还是一笑置之。
    没有人知道素颜擅长什么,大家只知道她学习成绩很好,写得一手飘逸的字迹。因为那个男生的事,大家都以为素颜柔弱可欺。可是后来人们改变了这种看法。班里一个素质很差的男生在公众场合自以为是地侮辱她同宿舍那个样貌丑陋的小女生,那个女生当场哭了,素颜当时气得说不出话。第二天清晨,这个仍然不知认错的男生被来自校外的男生狠狠痛打了一顿。当时人们并不知道,这个来打人的男生是素颜的哥哥。临近毕业时,学校组织文艺活动,班级那些平时愿意登台表现的文艺分子都开始为分配的事东奔西走。素颜出人意料地答应了班长的请求,戴上白色的面纱代表班级表演了一曲很专业的芭蕾。
    不久前,素颜工作调动,来到了刀烬的工作环境。毕业后,素颜很少和大家联系,偶尔出席同学活动,也是早早地退场。十几年后的素颜经过多年治疗脸上的伤疤已浅,素颜仍是素颜,在男人居多的环境里不穿梭,不俗媚,不高傲,不可欺,依然年轻,依然浅笑轻愁,依然是素颜轻轻一笑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