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止水……清澈作品之九

  
  一直很喜欢这个词:心如止水。
  心境,静止,如水。
  从此,不再泛起一丝的涟漪,甚至,周遭应该是万籁俱寂,无声,无息。
  总想,心如止水的境界,世间一定是少有人可以做到。
  这世间,你我皆是凡人,所以,不可能没有丝毫的功利心。
  所以,面对滚滚红尘中的名利诱惑,总是难以舍弃。功、名、利、禄,有多少人毕生苦苦追逐而终不止,总是想拥有的更多,总是想得到的更好,总想上爬的更高,苦心经营,勾心斗角,甚至于耗尽毕生精力与心血。
  不知道,这样的追求,除了一颗累的要死的心,最终会得到些什么,最终又能带走些什么?
  这世间,你我皆是凡人,所以,不可能没有感情。
  所以,面对为之怦然心动的人,总是藕断丝连,恋恋不舍,此情绵绵无绝期。所以,才有了“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离别情伤,“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无限痴情,“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的满怀相思,“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为情所苦。
  不知道,这样的付出,除了一颗支离破碎的心,最终又有几个是真正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常常想,人呵,为什么,总是要等到心已累的要死的时候,才会渴望重归的平静和安谧?要等到心已支离破碎了的时候,才会念起最初的完美与纯真?
  心如止水,不是不谙世事的童心。
  孩童的心田是空白的,未曾经历人生的风雨,未见过生命的灿烂,它的心境是简单的,单纯而透明,稚嫩而无心。宛如一张白纸,可以肆意去渲染涂抹,那是一种一无所有的洁白无瑕,就像未曾破壳而出的鸟儿一样安静。
  真正意义上的心如止水,那是一种历尽沧桑后的淡定从容,波澜不惊,是一种对人生顿然彻悟后的超脱与平静。是凤凰涅磐而后生,从此,“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心,坦坦荡荡,与世无争。
  真正意义上的心如止水,是人生画卷勾勒到精美绝伦的极致后的嘎然而止,从此,金盆洗手,归隐江湖,“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心,静如处子,气定神闲。
  印象里心如止水的女子,当属红楼里的妙玉。
  一个禁锢在青灯古佛的宗教之门里的空灵清丽的女子,傲世,高洁,生逢末世命偏消,福祸相依、荣辱难料,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唯有看破红尘,皈依佛门,独守一方净土,清冷,寂寥,唯心如止水。
  而在这纷扰的人世间,总以为自己已如恋巢的鸟儿,慵懒伏在曾一枝枝衔来的草里,任风摇,任雨来,任巢外日头正好,依旧蛰伏着不再动;在这纷沓的都市脚步里,也总以为自己已做到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如止水而沉沉睡去。
  却,在清早醒来那一刻发现,自己的心,依旧,又为草尖上那颗在阳光下闪烁的清清露珠所感动。
  是不是,记忆,真的可以化为灰烬?
  是不是,往事,真的可以如烟而逝?
  是不是,前缘,真的可以不用偿还?
  是不是,今生,真的可以不再想念?
  是不是,至爱,真的可以做到无言?
  是不是,你我,真的可以做到遗忘?
  常常,以为已经把你遗忘。
  当流星长长滑过天际的时候,我可以不会再在心里许下你的名字。
  常常,以为已经把你遗忘。
  当路人忽然向我微笑的时候,我可以不会再在心里喊出你的名字。
  常常,以为已经把你遗忘了阿,可是,这一刻,当你又出现在我心间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一点一点,写下了这些文字。
  原来,要忘掉一个人,真的比想念更让人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