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在彼岸的昙花——清澈作品之八


  ——我看到昙花在彼岸盛开,但是我却没有可以摆渡的船。
  

一直很安静地期待着,那岸昙花盛开之时。
  带着淡淡的平和,散散的慵懒和小小的快乐,一天天,日子就这样过去。
  然而,当彼岸昙花终于盛极而开,我却发现盈盈一水间,无船可渡。
  你在遥远的彼岸,相隔着我永远都渡不过的河。
  尽管我曾经如此相信上苍的眷顾,相信永远,却只能隔岸遥望这耀眼的刹那,但我依然相信,遇见你,是千载的宿命。
  因为,我可以不见你,却无法不想你。
  尽管我曾经静静期待昙花的盛开,期待永恒,却只能隔岸遥望这灿烂的瞬间,但我依然相信,遇见你,是佛前的虔求。
  因为,我可以不想你,却无法忘记你。
  于是终于肯相信,安静的外表可以被轻巧的复制,独有内心却是如此的唯我独尊。终于肯相信,真的是鸟必要完成自焚才能演变为凤凰,蚌必要沙的刺痛才能温润出珍珠,而爱,必得忧伤,与你,也注定要一生的隔岸相望。
  也许,一切的一切总要在回首的刹那,才能得到一种了悟的酸楚。
  而生命的意义就是在不断轮回中独舞,在心智承继中逐渐成熟。隔着红尘漫漫的帘幕,看灯火阑珊,铅华落尽,观尘世间繁华的湮没和沧桑的变迁,终于学会不再拒绝任何的滋味,欣赏凝重的,朦胧的,浓郁的,极致奢华,也喜欢明快的,清晰的,简约的,淡定从容。
  明白上帝总是公平的,他在某一方面给你赠予,就必定从你的另一方面索取。于是,在迂回曲折、分分合合后,决定了这个斑驳陆离的世界只属自己,决定了有一天醒来,哪怕真爱会象夏花一样绚烂夺目,如惊鸿一般短暂而逝,而自己,依然浅浅地,拈花微笑,不语。所以,哪怕做一条为爱而遭搁浅的深海鱼,也会在刺目的阳光下,在柔软的细沙间,任头顶上空,万般的云卷云舒,独含笑缄默。
  徐志摩有句话,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相信这是他对涅磐解脱的人生的一句禅悟,也是对圆成实性的菩提之道的一种诠释。是的,本来什么都可以无所谓的,随意即是最好。昙花已凋,容颜易改,青春易逝,岁月易老,能够悄然珍惜此刻把握着的,拥有着的,面对着的,亦足矣。
  所以,就请再轻轻拥抱一下回忆里曾经的融融暖意,默默凝视一份凋谢在眼眸里的无尽温柔吧。
  于是,水雾氤氲间,一现的昙花,从此在心中驻足成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