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要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走——清澈作品之六


  常常一个人静坐在角落里发呆。
  什么也不做,像一只崇尚日光的猫,以一种最淡定而简单的方式,来感受时间的悄然流逝。
  常常独自开着车去无人的野外。
  没有什么原因,如一粒崇尚自由的尘埃,用一段最独立而曼妙的舞姿,来演绎生命的桀骜不驯。
  常常在刺眼的阳光里慵懒醒来。
  拒绝任何打扰,像一只定时取消的闹钟,以一种最从容而率真的方式,来迎接属于自己的周末时光。
  常常去热闹的地方扎堆游走。
  哪怕只是路过,也要如一朵绽放夜空的烟花,情愿用一刹那最热烈而耀眼的瞬间,来诠释生活的如此眩目迷离。
  不需要被你知道,我只用自己的方式,一个人默默地爱你。流泪然后平静。
  就像一瓶骨子里崇尚浪漫的香水,情愿用生命做代价,只为下一场美丽到极致的香水雨,在至爱的人走过的地方。尽管,在那满天飘散馥郁的香水雨氛里,有他始终紧闭的双唇,自己孤独而忧伤的眼眸,和永远不会说出来的那个字。
  也许这样,有点单薄,有点寥落,但很真实。
  就像沙漠中,任何存在的生命都会令人感动,一粒卑微渺小的被飞鸟遗弃的种子,也许会在某一个黎明来临时绽放出最灿烂的花苞。一个人,不可以选择生命的初始,却可以决定生命的过程。
  生命,要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走,那样,才会由于真实而变得异常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