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如果我突然想你怎么办——清澈作品之四


  
  冷不丁,我会忽的想起父亲的面容。
  不管周围是热闹抑或寂静,人声嘈杂抑或孤独一人。
  我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我的父亲来。
  父亲的容貌在我脑海里如此的清晰,记忆又如此的真切。
  泪流满面的我,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喊:父亲,如果我想你了,怎么办?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一个多月了。我依然不能接受,我依然还抱着幻想,企图幻想着会有一天楼道里传来他习惯的咳嗽声,看到他大步推门进来,看到他始终坚强、严格而又慈祥的面容!虽然我明明知道这不可能了,我们已是阴阳两相隔,我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他了,可是,我依然不肯承认,还是抱着这一希望,不肯放弃,不愿放弃。
  父亲在世的时候,留给同事和老友的印象总是正直不阿、热情开朗、健康自信。
  他一辈子太正直,为此得罪了不少人,可是,也因此赢得了众人的拥戴;
  他精湛的业务技术和渊博的学识,得到同事和朋友的由衷敬佩和尊重;
  他一辈子义务行医,乐于助人,凭借自学的中医义务为众多的病人看好了病,对待每一位前来的病人,不论贫富,不论贵贱,父亲总是一视同仁,仔细诊治,帮人帮到底,父亲的医术,全是靠医好的病人一传十,十传百而闻名的,父亲总是说,这也算是行善积德吧。
  父亲的音容笑貌犹在,可我今生今世再也不可能见到他了。
  我常常在想,人的生命,真的是坚韧不挠而又如此的脆弱呵!坚韧的任何重压任何困境都无法使之中断,脆弱的几乎不堪轻轻一碰,甚至再无比仔细的呵护和挽留都无法使它延续一份一秒。
  癌,一个自此让我不寒而栗的字眼。
  父亲的去世,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无助,珍贵。
  父亲很清楚自己的病情。直到临终时刻,父亲思维异常的清楚。这一点,连医生都很惊讶。
  我常常想,是什么在苦苦支承着父亲,父亲在最终的那段日子里想了些什么。
  我依然很清楚的记得,父亲在病榻上,让我们扶着坐起来,他睁开眼睛凝望着窗外的时刻。
  直到现在,我不止一次的忆起父亲的这一举动。姐姐说,父亲每到阴天就感觉不舒服,所以,他在看窗外是否阴天。姐姐还说,父亲曾经说过,我去世的那天一定是阴天。
  可我不相信!
  我情愿相信,父亲是凝望这个世间的一草一木,感受这个世间的每一份阳光和气息!
  如果物质果真不灭,那么精神必然存在,那么,父亲,此刻,你是否还依然伫足在我们身边啊?
  父亲,我知道你还在!
  因为,你一生是如此的热爱生命,如此的疼爱我们,如此的放心不下生病的母亲,如此的喜欢这个你一点一点置办起来的家!您那一双宽厚的肩膀,永远是您女儿们最安然的庇护,只有您的爱才可以如此永久和无所畏惧!
  我依然清楚地记得,父亲从北京治疗回来,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父亲那么消瘦憔悴的面容和见到我时的表情。在此之后,我才知道他说那几句话的艰难和极尽全力,因为此后他就几乎没有说过什么,除了简短的坐起躺下的要求。我永远都记得父亲当时对我说的话,也是他最后对我说的话语:慧霞,我以前光训你,我死了以后,你别生我气…… 父亲!我的父亲,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你是生我养我的父亲啊。是我以前不懂事,老惹你生气,我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怎么会生你气啊!
  父亲,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小的时候,你把我放在那辆破旧的大轮车子前面横梁上,横梁两侧搭了布袋,我刚好把脚伸进去,你带着我,行驶在田野的小路上的情景,两边正旺的庄稼,灌木上鸣叫的夏蝉,头顶上灿烂的阳光,偶尔,你会指给我看路边蛇蜕下的白色的皮……我永远都记得被你带着的那份恣意和快乐!被你呵护被你疼爱的的那份时光和幸福!
  也许,是你对子女要求太过严厉,也许,是我秉承了您性格中的倔强,所以长大后的我总有对您莫名地抵触和逆反心理。我不自觉的回避与您单独相处的时间,怕无意中犯错招来您严厉的呵斥,怕您不留情面的训斥……甚至偏激的我总在心里愤愤地想:为什么老训我?为何无论我怎么做,总不能让您满意?
  可是,父亲,其实您可知道,我对你只是敬畏,并非冷漠啊!我也想跟您谈心,跟您撒娇,可是多年的习惯,让我无法靠您更近。甚至在最终的那段日子里,我也只是紧握了你的手,望着你昏睡的面容,没有跟你讲我憋在心里的许多的话啊。父亲,我怕我说出来你厌烦不喜欢听,我怕我多嘴再惹病中的你生气。哪怕是你去北京看病后,我在家里做梦梦到你,后来我多少次想告诉你说父亲我很想你,我做梦梦到你了,可是多少次我又把话咽了下去。
  我知道,这是我后悔终生的错。
  我后悔为什么没有跟你讲句话呢,哪怕是一句,那也是你最小的女儿心里憋了好久的话!父亲!现在,我想你了,我该怎么办,该跟谁去说?
  我再不忍打开记忆的盒子。这几年,每次回家,和您的无拘束的聊聊天,说说话,已经都变成了一份我心中永远的温馨情节。
  时光再不会回来了。
  母亲的病,我知道始终是您心里的一个结。你最终不肯让常年生病的母亲见到病中的你,我知道,你始终要留一个健康坚强的你在母亲心中,你怕母亲见到你模样经受不住打击,你希望母亲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我知道对母亲的爱和牵挂的深厚,你临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亲。父亲,今后,没有你的照顾,我们会更加好好照顾母亲,让母亲安度晚年,你放心吧。
  现在,我会常常在漆黑的夜里忽然醒来。
  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我的父亲,请你告诉我,如果真的上天有知,为什么偏偏要让你这样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早早离去?然后让我来独自承受这生死离别的痛楚!
  他要强了一辈子,他的确没有享过福,这就是父亲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