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 雪 片 断——清澈作品之三


  (一)
  一直想留下关于雪的文字。
  提笔未至,却发现,雪,已悄然消融了。
  看栅栏边,树根旁,墙角下,小堆小堆的残雪,寂寥卧在那里,灰色,黯然,潮湿而落寞。
  没有人肯再多看一眼。只有顽皮的孩童,会在经过时突然地踏上一脚,然后飞快地跑开。
  日头正好,空气里已有些泥土化冻后的味道弥漫,依然灰蒙蒙的树枝间似乎有些芽苞在凝聚着,孕育着,静静地期待着什么。
  鸟雀在电线上叽叽喳喳地跳跃,用喙梳理着冬日蓬松的羽毛。有两只忽地飞下来,落在一堆残雪上,寻觅着,啄食着。
  残雪,依旧悄然卧在那里。慵懒,缄默。
  (二)
  你曾经是天国里最晶莹无瑕的精灵,如今却化为凡间一粒尘埃,平凡而陈旧。
  轻盈不再,圣洁不再。
  沧海桑田,流梭千年。
  我知道,前世的你曾经是他屋檐下的一滴雨珠,三生石上的一滴清露,断桥边的一滴湖水。今生,如约而来,飘然而至,纯洁,晶莹,如不沾染一丝尘埃的仙子。
  繁世嚣尘,没有谁看到你舞姿的曼妙和容颜的美丽。曾经的为谁衔情而筑,衔爱而居,一切已不再重要。落于尘地的霎那,俯首的笑意里已尽藏起今生所有的缘。
  仰首间,谢过上苍,回首时,谢毕三生。
  终于相信,没有什么磐石真的可以不移,没有什么同心真的可以永结,前世的诺言,今生也不必信守。既然,在最美的时刻错过了,那么,在即将融尽的此刻,就化作一滴泪罢。这轻轻散落的清泪,是一份凄美,一份释然。
  独自微笑,然后独自平静。
  (三)
  残雪,依然静静地卧在那里。
  灰色,黯然,依然是潮湿而落寞。
  我慢慢的经过它们。
  我想,残雪,其实才是最真实的。
  流浪太久,满目的繁华,如烟,曾经的美丽亦不现。漂泊太长,已洗尽最初的懵懂无知,卸去不食人间烟火的纯真,曾经如不沾染一丝尘埃的仙子,此刻,涤荡心头的是沧桑散尽的彻悟和明了。
  残雪,其实才是最本色的。
  可以容忍黑暗,虚假;
  可以直面丑陋,肮脏;
  可以正视冷落,孤寂;
  还可以,坦然地拥抱着阳光和大地。
  喜欢残雪,喜欢这份独有的不完美,这份卸去铅华的坦然。喜欢残雪,喜欢心存一颗繁华过后的最澈然的心田。
  因为怀拥一颗最澈然的心田,所以,不会留恋曾经百转千回的美丽,不去叹息此刻的无声无息,会在消融的霎那,轻轻拥别阳光和脚下的大地,然后,微笑着,随了最初的一缕春风悄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