枸杞——清澈作品之十八

  
  
每每瞥见橱上那一个孤零零的玻璃水瓶,心里总要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歉意。秋日已逼来,然,那鲜橙橙的枸杞子,却一直未曾动身去采摘。
  时时想,那长长的绢绕着无尽绿意的枝条该是橙红一片了吧?早已决心去采些枸杞枝条插上,让那鲜艳的秋般的色泽流淌小屋里,再摘些枸杞子,晒干后泡一杯酽酽的枸杞茶,那时,满眼的橙红,满口的清香,该是怎样的惬意。
  不会忘记郊外那一大片野生的枸杞丛。
  从高高的崖上一直垂将下来,然后伸延地垂到地面,那么野,那么狂,蔚然繁翳,恣意自在。
  春来的时候,那欣长的绿色臂弯里探出一个个紫色的花苞,展开了,便眨了晶晶亮的眼睛,随了风,拽着枝条荡呀荡,橙红的颜色深浅不一,起伏不定,颇为可爱。一到秋上,花谢了,于是,满枝的灯笼燃起,垂挂着,风一吹,又变成千万个铃铛,铮铮地,唱着歌...
  我想,我是要动身了,因为这样,这个秋天,才会变得有滋味。
  19、苦楝心结...
  墙外的那株苦楝树,又开始在清冽的晨雾里摇曳...
  苦楝,是一个极其好看的名字,诗味浓浓的,很让读到的人油然想象它的美丽。但让我意外的是,偏偏自家墙外那株平凡的无法再平凡的树就叫苦楝。
  是,便努力细想这树的与众不同。
  春刚刚从南国款款而来,苦楝树的枝桠间会射出一簇簇的花序,沉甸甸的忽地翻垂下来,每簇花序中有若干茎花朵,每朵花外被五片小小的花瓣,淡极了的紫色,将绛紫的花蕊围在里面,宛如极小的水仙模样。远远的望去了,一树星星烁烁的紫,星斗般的垂挂着,很是壮观好看。
  花开时节,倘若多留眼观一阵是极有心情的,但倘近观或乘兴采一把回家却不妥,因这花并不香,反而散发着一股苦腥味。
  夏日里花谢后,苦楝的枝桠间一串串的青果儿,开始在绿叶间忽隐忽现。
  它的枝桠很奇特,主干在一人高处分成三枝,枝杈顶端又倏地再分成三杈,这样一层层的分杈下去,直到顶端,颇单调有趣。果儿象是山楂,但又比它小了许多,先些时候,总觉凡树上的果儿大抵可吃,故也认定这青青的山楂似的苦楝果也是入口之物,但,我们终也不曾吃过,尽管,常常在树下伫足仰望。
  无寻的秋日,苦楝是它最初的使者。每每是一夜淅淅秋雨过后,便已满地的落叶。
  踏了沙沙的苦楝叶,很容易的使人忆着“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的句子。风一吹,青色的方砖之间,塞满了细碎的苦楝叶,黄的、绿的、或是黄绿相间的,极和谐嵌在缝隙中,纵横有序,甚是奇妙。随后几场秋雨,长了一夏的叶子悄然而落,不肯给明年一点礼物,唯一的,是将一树的青果儿刷成褐色,在枝桠间筑起一个个“鸟巢”,给单调的冬增一些遐思。
  近日,又翻及刘基的《苦斋记》:“苦楝,又名黄楝,果实名金铃子,根、皮、果实均可入药,味苦”。
  始恍然。
  此刻,晨雾里,自家墙外那株苦楝伫立如旧,但这一刻,似乎很有些美丽起来,好看的恰如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