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世间——清澈作品之十三

  
  妈妈病倒了。
  我心里很难过。
  上班的时候,强迫自己埋头于繁忙的工作中,不去想这件事情。我几乎没有勇气去面对去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妈妈好起来会是什么时候呢?住楼的已经六十多岁的她,就算终于会好起来,看现在不能站不能迈步,甚至不能说话和吃饭的她,还会如往昔下楼来散步吗?
  妈妈。
  妈妈斜躺了病床上,盖了被子,安详而又无力的任液体一滴滴从瓶中流进体内,不能言又不能动,不能应着孩子们的呼唤。
  我们姐妹几人轮流守护着她,大姐不放心我们,总是寸步不离妈的左右。精神好的时候,妈妈会在我们的帮助下坐起来,很慢很慢的啜一些米汤和牛奶。就这样子,还稍不留意会呛着咳半天。妈妈得的是脑血栓,身体无法动,可心如明镜。望着她欲言又无法开口的模样,我心都碎了。妈妈,是昔日您赋予的我们生命,哺育我们一点点的长大,而今,怎么就这个样子了呢?
  妈妈,还记得曾有一次你讲:我一定要好好活着,不为别的,只为了孩子们每回奔回家来聚聚时也好有个去处。有我在,有这个家,孩子们也好有个落脚地方。你絮絮地说着,我背过身去,悄悄摸去夺眶的泪水。妈妈,我为出生在这个家,为身为您的小女儿,而深深地感到幸福!可现在,我不明白,为什么世间一个这么好的人,也会被病魔缠身,不能行动了呢?
  妈妈,还记得几天前,乡下亲戚的儿女们来了。你热情的拉了他们的手问寒问暖,又挽留他们吃饭。那份真情实意,那份关心疼爱,让一旁的我都有些嫉。回头他们走后,我故作吃醋的说,我发现你对他们怎么这么好?无论是谁,都那么热情,实心实意的,我都吃醋了!妈妈笑笑,絮絮地说,我这个人从来不会拐弯抹角,从来都是掏出心来对人,从来不说虚情假意,人家大老远的跑来,父母又不在身边。我说,那也用不着对他们那么好哦。妈说,你看你,吃顿饭又怎么了,以后对人可不能冷言冷语的,要记得好好对待人。我点点头,记下妈妈的话,记下妈妈语重心长的教导。我为有这样一位善良、勤劳、集中化传统女性美德于一身的母亲而深深骄傲!可现在,我不明白,为什么世间一个这么好的人,也会被病魔缠身,不能行动了呢?
  妈妈,好起来吧。
  我多么希望您还能好起来,让我们围绕着你,仰了脸迎接您安详慈爱的目光,享受您温暖宽厚的手掌的轻轻爱抚,感觉您关爱万切的殷殷笑意吧!
  妈妈,好起来吧。
  这么好的阳光,这么好的生活,我们对您的爱的回报还没有付出,您还没有来得及享用……我们都需要您,离不开您呀!
  妈妈,好起来吧。
  为了我们,这些您的亲生骨肉,更为了我,您最疼爱而平日又爱惹你生气的小女儿,好起来吧。听医生的话,努力的与病魔抗争,好好的并且健康的重新站起来,重新回家来,好么?让我们尽情享受世间被最伟大的母爱光环包围地幸福滋味,更让您好好享受女儿们捧出的切切孝心,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