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笑看女人花

 
 

   对大多数女人来说,“爱”的意思往往就是“被爱”。
  刀烬以为:爱是一个很沉重的字,谁也不该轻易就说自己付出过,谁也不该轻易就说自己得到过。爱一个人,应该是在深邃凝眸和谨谨克制之际如何“为”一个人好,而不是在情爱滋生和轻率寄情之时如何“对”一个人好。铃语笑叹:让人担忧的是,绝大多数男人都习惯于把爱表达得淋漓尽致,绝大多数女人都常常因被爱的感觉而芳心大乱、感激涕零。而女人的伤痕也大多来源于此。
  女人如花,花开何处?男人的心性常常让人看不清楚。花在雾里,女人常常不知如何才致美丽。
  

       ——苍茫的墓前一枝孤崛的黑玫瑰
  拓是一个很痛爽很敢为的男子,他二十年前遇见了小他近十岁的默。拓和默都身在上流社会,已婚的拓和未婚的默不管如何相爱,好像都注定了难以圆满。他们都是很坚持的人。拓的妻子知道了,没能拆散他们,拓和默所在的环境知道了,也没能拆散他们。拓的妻子绝不同意离婚,而拓和默所在的环境却因为这两个人的执著和悲苦,而渐渐宽容了他们。二十年情苦的磨砺,使拓最终患上了绝症。人之将死,其愿应偿。在亲友和同事的努力下,拓的妻子同意解除与拓的婚约。拓和默终于拥有了一纸法律凭证。命运给他们的,是两个月的时间。在拓最后的两个月里,只有默一个人在病床前。她象对待一个孩子一样,常常执着病入膏肓的拓的手,为他轻轻歌唱。这一年的清明,有人看见默一袭黑衣,孤立在拓的墓前。人们都相信,默这一生将不会再嫁。
  此情可谓深挚。深挚的结果,是二十年的蹉跎磨砺换来了两个月牵手歌唱的悲欢。人们惯常的思维,都认为爱可以不追溯其是否具有合理性,不需追究对错。这个故事不管如何感人,在本质上也仍属婚外恋,而故事里三个当事者近一生的命运,皆因拓和默的相爱而起,所以他们相爱的原因,仍是类似的人生际遇必须解开的心灵之扣。拓和默当初到底该不该相爱?因为两人已经生死隔绝为悲茫的结局,便不会有人再忍心问及是非,所以只能作一个两难式的假设。如果拓和他原来的妻子有过美好而合适的当初,那么或者是激情过后的平淡没能拴住他不安分的心性,以致他再次招惹情孽,或者是他在事业上快速成长后自以为该追求新境界的生活,忘记了人生应该持之不变的本心,若此,他和被包公用狗头铡切断的陈士美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如果拓和他原来的妻子具有非寻常原因导致不可不结婚的理由,以致其婚后心不在家,那么也应该先赎回了自由,再去研究和探讨他的新生活。
  刀烬以为,不管哪种可能,拓都该知道,当初的默正值花成最美之时,他在没有把握给默一生幸福,特别是在几乎可以预见不能娶默为妻的情况下,以爱的名义,任性地毁掉了默原本宽阔的未来。故事虽感人,其心仍不当。铃语以为,女人常常不习惯于在事初做出长远考虑,而她终究还是需要一个名分和一个家。默也许用一生的时间实践了爱情梦,但苍茫的墓前那剪黑玫瑰一样的身影,无疑是一声凄凉的叹息。其实,女人大可不必如此。
  
  
——迢遥的风雨中那枝苦命的丁香
  忘儿是一个性格软弱却很要强的女子。三年前毕业的时候,她迫于种种压力,嫁给了一个据说很爱很爱她的人。这份婚姻,她从来没有真正满意过。那个很爱很爱她的丈夫,并没有给她带来让她感觉幸福的爱。两年以前,她在生活和工作的窘境中遇到挫折,一度陷入消沉和无助。这个时候,他丈夫不曾体察更不知安慰她无助的心灵。而在这个最痛苦的时候,一个事业有成又看起来很宽厚的已婚男人乘虚而入,依靠自己的成就和对她的周到博得了她的信任与好感。在以后相爱的日子里,她以为自己的心灵找到了可以依靠的温暖。这个男人常常沾沾自喜地把忘儿作为一个关系暧昧的朋友介绍给他的同道。类似爱护他、保护她的话,被这个男人说得言之凿凿。后来他们的关系被这个男人的妻子发现了。这个男人把忘儿家的电话告诉了他妻子,他妻子找到了忘儿的丈夫。于是,忘儿的丈夫押解着忘儿来到那个男人的家。四个人中,最受尽凌辱的当然是软弱的忘儿。那个男人灰头土脸地一言不发。被押解回家之后,忘儿被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丈夫锁在房间里,受尽了他的打骂和凌辱。忘儿年轻的婆婆打电话责难忘儿远在故里的年迈的母亲,但没提他儿子打骂忘儿的事。之后,那个男人又纵容他妻子用卑劣的办法在舆论上伤害忘儿,以达到忘儿走投无路只好跟他的目的。忘儿没有疯去,以后的路还要咬紧牙关去走。两年来,忘儿很感念他丈夫对她的宽容。忘儿近日有了个孩子,因为她丈夫姓丁,所以她给这个孩子取名:丁香错。
  一个软弱的女子,迫于无奈嫁给一个很爱很爱她的人,生活中并不少见。一个带着事业风采的大男人,凭着自己在多年夫妻生活或风月场中积累的经验而从一个小男人家里抢走一个小妇人,也是屡见不鲜的事。这些男人大多喜欢新鲜和刺激,于是这个世界就为他们准备了妓女。而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花花世界里的妓女们,再多也满足不了这类男人灵魂的空荡,尤其是那些自身生活有漏洞、文化素质和外表形象都很出色的女子,更是他们想要欺之为情人以满足虚荣心的对象,而这样的女子最失落的时候,也往往就是她们最容易成为猎物的时机。这样的男人,在本质上是被粗浅地文化过的劣种,危机来时,他首先要出卖的,便是他口口声声说爱并煞费苦心地得到的人。爱一个女人,首先就要爱惜她的名誉,他们根本不懂。而那些不敢和偷走他妻子的男人相抗,却指责自己的妻子背叛他,甚至没有教养地为发泄愤怒而凌辱自己妻子的男人,纵使有一千个被理解被同情的理由,也仍然要因为其不知检讨自己的过失,亲手剥夺他妻子的尊严而失去了说爱的资格。爱是恒久的呵护和宽容,真正的爱是无法改写为恨的。忘儿的丈夫真正爱的,是他自己的面子和感受,他在情敌面前表现的是绅士风度,在忘儿面前表现的却是无教养的凶残嘴脸。他们天生是缺少男人气概和善良气度的永远不可依托的孬种。
  刀烬以为,那个几乎把忘儿毁掉的男人,如果真的曾经为忘儿动过善心,那么就该在忘儿最艰难的时候好好地把握自己和小他很多的忘儿。苦难和光荣常常只在一线之间,忘儿原本是圣洁而又可以光荣的。而他以口口声声说着的爱的名义,先是占有忘儿的身心,后是陷忘儿于水火,只知享受,不思承担,造成忘儿几乎万劫不复的命运和伤痕。刀烬本已隐忍了锋芒,却又因此炼成了一把利箭,随时准备射向这类人渣的灵魂,一箭将其洞穿成破败和耻辱。而忘儿的丈夫,虽然在折辱了自己的妻子之后又表现出宽容,那也仅仅是因为他缺乏走向新生活的勇气,仅仅是因为他对妻子的迷恋和依赖远远大于他面子上的损失。他并没有真正宽容。真正的宽容用的是心,是一种博大的慈悲,之所以慈悲,是因为懂得。铃语深言,忘儿当时应该珍视自己的优秀和光荣,坚信苦难过后就有新的峰巅,人生的路那么长,当忘儿走到人生的高处回望时,应对过往的人事淡然不屑地一笑忘之。忘儿应该遇见的,是一个懂得疼惜她丁香苦命,并能含笑看她如看一个胡闹的大孩子,能携她到天上摘星的人。
  
  
——为网络留一枝坚贞的百合
  很多人都以为,网络是虚拟的世界,和现实生活格格不入。而事实上,在网络聊天刚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常常光顾聊天室的,多半是一些有着强烈交流愿望的大学生,还有一些心灵漂泊、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伸展个性或述泄情绪的人。
  素颜是个从事软件开发的善良的女孩子,她总能迅速地抓住聊友的IP并分析其所在的区域,她通过语言了解对方文化层次和内心世界的本领更是令人钦佩。素颜几年来只见过一个网友。那个男孩子叫青衫,网络上的形象是一个面临高考的学生,是一个喜欢文学并为此不懈努力的大孩子。青衫在网络上爱上了大他6岁的素颜,表现得极为诚恳和单纯。内心漂泊的素颜被感动了,她于一个夏日从大连赶赴云南,为了把爱情赠给青衫,以激励他努力上进。青衫看起来真的是那样的年纪,并且真的象是准备参加高考。而当素颜在她们爱情最盛时把自己给了青衫之后,素颜发现青衫原来和她同龄,并且有过婚史和一个由父母照看的孩子。素颜说她不怪青衫,但她离开了青衫,更永远离开了网络。
  因为网络终端的人是彼此陌生的,所以网络上人心的交往要比现实世界真实得多。网络上有多少最初不想探询聊友现实世界的线索、不想与其在现实世界相识的人,这个世界上就至少有多少渴望心灵慰藉或心灵在漂泊的人。及至后来随着电脑的蔓延普及,很多寻找低劣刺激的人开始懂得上网,网络就变得更为不安全。形形色色的精神流氓和社会无赖开始把网络作为具有创新性的渠道去骗色劫财。而恰在此时,一些或抑郁或无聊的少妇也开始登陆网络舞台。因为网络上虚拟的真纯性,初来的少妇往往并不比那些熟谙此道的少女表现得更为持重和聪明。因网络聊天而发生的案件近年来已经司空见惯。
  刀烬以为,以素颜的专业和聪明尚且难以抵挡网络的欺骗,那些久久迷恋网络精神交换的女人更是危险。人心在某个时刻那种着魔一样的不能自主,与当时的心境和因精神寄托导致的失慧都有关联。即使青衫不曾对素颜隐藏真相,她们的爱情也不被看好——因为人们在网络上所表现的,常常是灵魂深处理想中的自己,从两个网络终端走到一起的人,都无法全部了解对方的过去和现实。铃语笑言,所有的大胆假设,都需要用科学的精神小心求证。在电脑上敲出一个“爱”字有很多方法,网络上也许真的有精神上的慰藉,但不要轻信,更不可匆忙。女人该保持从容的本心,只要有从容,就能留一枝坚贞的百合。
  
  
——浪漫雨中那朵必将盛开不败的伞花

  近日突来的雨中,一个很自然的场面十分感人。在一所中学的路口,一个身材不高的小男生用一只不大的手为一个和他同样高的小女生遮挡雨水。那个小女生头上有一朵漂亮的蝴蝶结,穿着一袭洁白的长裙。想必那个小男生不想让那小女生跑雨跑得太狼狈,以致泥水沾染了她洁白的长裙,而又担心她头上那漂亮的蝴蝶结被雨水打湿,所以才有此创举。也许他们是早恋的孩子,也许只是简单的同窗。他们那么自然,没有半点做作。小女生头上的蝴蝶结最终还是被淋湿了,但她仍然还是快乐得象小鸟一样。小男生疼惜得有点不知所措,但斜斜举着的手臂始终不肯放下。
    刀烬目含温暖:爱的心性和取向,常常都是与生俱来的素质和个性,又常常在人生际遇里修炼成长。那只现在还很稚嫩的手,分明是一朵正在成长的伞花,必将在人生的风雨中盛开不败。铃语深思悠远:其实几千年前,我们的文化就把“爱”字写得很清楚了,在古汉语里,那是一个象形字,也是一个会意字。一只呵护的手,一颗深含的心,一路担负的友人。[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