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悲剧不再重演---------也说马加爵现象

 
 

  
   
    4月24日,大批媒体记者和一些心理学学者齐到昆明,关注、报导和研究云南大学马加爵残忍杀害同学一案。马加爵残忍杀害三名同窗,仅仅是因为一点司空见惯的口角。
  法院根据法定的证据、法定的程序,依法判决马加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此,有的媒体报道称“大快人心”。而我们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绝对不是令人心大快的事。昆明的天空向来纯净如水,而发生在那里的杀人惨案及由此引发的思考,却成为我们心头沉痛的阴云。
  马加爵的案情已经水落石出,但其仅因一点小事就疯狂杀人的现象,却令常人难以理解。他到底是不是精神病?有关心理学专家指出:“马加爵在现象上是一个‘杀人狂’,而在本质上,他是一个不为我们重视的心理异常人群中的突出的极端的代表。”“他以前是一个聪明的好孩子”,这是马家爵的父亲对他的评价,家乡的老师和同学也都感到很惊讶。无独有偶,从诱杀17名中学生的黄勇到疯狂作案26起、杀死67人、伤10人、强奸多人的杨新海,其家人、乡亲、儿时的老师,甚至派出所的民警,对他们小时候的评价都是“很老实、听话”,“连鸡都不敢杀”。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人们容易忽略个体人格的变异过程,对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形成缺乏警觉。
  类似的事件和各种心理异常人群的增多,在西方发达国家已成社会难症,而在我国,看似初露端倪,却早成蔓延铺展之势。在资本和市场的魔方旋转出生产力快速发展、物质高度繁荣的进程中,人类的心理,常常会痛失那些不应舍弃的温婉、宽厚和真诚。在我们身边,虽然过激的行为并不多见,但那些隐藏于心理异常者内心的病态情绪,却随时可能因为环境、气氛的变化,因为一些常人不太不在意的小事而膨胀转化为激烈情绪,甚至引动杀机。
  心理健康问题,在我们的生活中还没有引起应有的广泛关注,而在法律制度尚未能最大限度公正科学地维护生命尊严的时候,我们更应该依靠科学的精神和智慧的力量,爱惜别人,也爱惜自己,在日常工作、学习和生活中,在对下一代的培养和教育中,对一些言行异常的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谨慎应对,妥善处理。特别是女人,因其抗暴力行为能力较弱、培养教育下一代责任较重,同时又是情感问题中不可缺少的角色,更应该对马加爵等类似事件给予深入思考,为应对心理异常者做好足够的准备。
  心理学家们把心理障碍分成十类,其中有三类引发暴力行为的可能性较大。
  第一类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行为与整个社会规范相背离而令人注目。这种人对他人的感受漠不关心,缺乏同情心。忽视社会道德规范、行为准则和义务,长期地行为不负责任。他们的认识完好,但行为未加深思熟虑,不考虑后果,常因微小刺激便引起攻击、冲动和暴行。他们从无内疚感,不能从经验中吸取教训,一犯再犯而不知改悔。不能与他人维持长久的关系,容易责怪他人,或为自己的粗暴行为进行辨解。马加爵就很象这一类型。
  第二种是冲动型人格障碍。其特点为对事物往往作出暴发性反应,稍不如意就火冒三丈,易于暴发愤怒冲动或与此相反的激情。行为有不可预测和不考虑后果的倾向。不能在行动之前事先计划,有不可预测和反复无常的心境,行为暴发时不可遏制。易与他人冲突和争吵,特别在行动受阻或被批评时。不能维持任何没有即刻奖励的行为。这种人经常变换职业和酗酒。
  第三种是不成熟型人格障碍。该类群体多为青少年。他们自幼受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宠爱,生活优裕;情绪幼稚,依赖性极强;他们以自我为中心,要父母顺从自己,稍不如意,则激动暴怒;他们缺乏道德感、义务感,对别人缺乏同情心;不遵守社会公德,甚至胡作非为,不讲道理;他们不善于与人相处、不珍惜友谊;自我欣赏,自以为是,听不得一点批评意见;他们适应能力差,习惯于让别人照顾自己,如处境不良或遭受挫折,则容易自暴自弃,轻率自杀,或暴怒发狂,残忍伤害别人。
  如果身边的某些人存在上述特点,我们该如何应对?我们如何保持自身的心理健康?如何培养和教育我们的孩子?
  营造和谐的环境和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对帮助心理异常者逐渐消除心理阴影至关重要。如果心理异常者的病态还不是很严重,我们千万不要孤立和打击他们。如果马加爵不是整个寒假都孤独在一个人在宿舍里度过,如果那几个被杀害的同窗能首先克制一下,不用激烈的言语刺激他、伤害他,如果在他杀机爆发之前,曾有一个亲人或者知心朋友给他温暖,那么至少,他内心激烈的情绪能够不被触发,或得到暂时的缓解。如果马加爵一直被大家真诚地关爱着,一直处在和谐的人际关系之中,那么他心灵深处的阴暗,就有被友爱化解的可能——因为心理学研究表明:人格是可塑的。我们相信,人情的温暖是世上最好的处方,生命的珍爱是世上最宽的道路。
  要充分相信心理异常者内心情绪的复杂性和难控性,在交往中注意把握恰当的尺度。人类的智慧最难解决的,是人类自身的问题。人类对自身精神世界和心理的研究是一项需要不断探索的课题,心理异常者不健全人格的成因非常复杂,治疗和疏导的专业性和技术性很强。所以在相处中要注意把握尺度,特别是对身边那些心理异常特征明显的人,与之说话处事要谨慎在先,避免因“帮助”过当触痛其敏感神经,结果越帮越忙,适得其反,害人害己。
  要妥善处理与男性的情感问题。任何一个人,内心世界都可能或多或少地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这些问题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全部显现。而情感问题,在导致心理异常加剧的诸多因素中,一直是主要诱因。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有些人曾经看起来很正常,却因感情问题导致心理异常,甚至成为精神病患者。不管是出于对自己的爱护,还是出于对男性的爱护,女性都应该清楚地认清自己的情感,敏锐地认清对方的情感。如果这份感情不是你想要的,就要早做决断,不要因碍于情面或无原则地善良而迟迟不清楚地表明态度,更不要因一时的虚荣拿人心做游戏,最怕拖泥带水、纠缠不清。魔在人心,佛亦在人心。是让魔消佛长,还是让佛消魔长,界限常常只在一念之间。
  开阔的视野和豁达的人生态度,对我们自身的心理健康非常必要。欲望从来没有止境,攀比总是自寻烦恼,而嫉妒,常常不仅败德滋仇,而且限制人生境界。健康的心理来自健康的快乐,而健康的快乐来自对自己内心世界警醒和修炼。学会用一身朴素的衣着和“遍身罗绮”者平静对视、平等对话,应是当代女人深修的气质。在人生境遇的跌宕起落和贫富贵贱的可感可分里,宠辱不惊、随遇随喜是人格的成熟,是心性的洒脱,是脱俗的美丽。
  要用科学的教育方法和培养方式,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健康的童年。童年时代是人格发育的关键时期。弗洛伊德强调“成年人格实际上在生命的第五年就已经形成”,而我国民间亦有“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的说法,精神病学家帕金森更是将家庭称为“制造人格的工厂”。人格障碍的形成,往往与父母长辈的溺爱、过度保护、包办代替的教养方式及社会或家庭的不良影响有关。特别是近些年来,大人的攀比和浮躁常常被孩子模仿,尤其让人担心的是,有些父母有意无意地把孩子的衣食和花销作为自己财富地位的代言人,屡见不鲜地培养了骄气十足的小霸王。即使是境况本不宽松的家庭,也因为无原则的溺爱和不科学不理智的培养方式,花重金动重情地造就了大批不知如何自立、经不起半点挫折的脆弱生命。上代人的无知、肤浅和任性,正在成为未来一代人格问题的重要隐患。女性是培养和教育孩子的主力,千万要用健康的人格影响孩子,用科学的方法教育孩子。
  马加爵事件的影响看似已经告一段落,昆明的上空仍会宁静如水。但类似马加爵的事件还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再度发生,因为世上仍有潜在的或新的马加爵在孤独地行走,心理异常者的心魔,仍在等待在适宜的环境里膨胀并爆发。正如杨新海案件审结后,西安晚报论述的那样:按照我们通常的思维习惯,如果一个人不是表现出明确的犯罪迹象,我们一般都不会将其视为潜在的犯罪者,哪怕他的心理再扭曲,他的行为再怪异,都是他自己的事。只有当一起惊天大案发生后,我们才会惊诧于一个人的心理问题竟然会对他人、对社会造成如此严重的侵害!当然,这种莫名的惊诧也往往随着时过境迁而被我们抛诸脑后,直到一起新的大案再来提醒……
  为了悼惋被马加爵杀害的那三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有的媒体痛问:“天堂里有没有毕业证”?我们更痛苦地发现,他们恰恰是生命科学院的学生,他们还没有学完生命基因的排列,却已对生命再无感知。
  我们知道,应对心理异常者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保持自身的心理健康和培育下一代健康的人格,更是任重道远。但我们不必草木皆兵,也愿意为此而努力——为了类似的悲剧不再发生。我们也坚信能不负这些努力——因为人性的光辉和科学的精神与我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