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过20岁的时候。那时候曾有一缕魂在星光下孤独。于是,就有了这本书。
 

不太久远的故事

                 

   作者有过美丽的梦想,据说后来没等到,就独自去了沙漠和长江。于是,这本书的底稿就封存着,留了下来。
   世纪末的那个冬天其实很冷。当人们对即将到来的新世纪怀着莫名其妙的激动和迷惘的时候,作者想起即将过去的那个世纪里,曾经有过沉郁和飞扬,发现自己此去将再也没有年少的机会。于是,这个冬天,就印出了这本书。
   是为了积淀也好,是为了祭奠也好。在书印完的那个夜晚,作者在快要打烊的小店,孤独地赏了自己一杯酒。喝得很慢,并且说,一挥手,别了风流。
   那个夜晚没有风。午夜的时候雪很大,那个都市的灯火从来没有那样繁华过。作者突然明白自己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某个世界,那时候,他看见了满天的星光。
  “花之所感,常是季节的轮换,石之所见,常是岁月的无声。花开所以花落,石静所以石恒。”这是作者那夜在雪地上写下的最后一句。写字的工具,是一根弯曲的木棍,作者看了看它,笑了。后来,这根木棍化作了一柄钩,离别钩。传说中,有一个名为一钩的武侠故事。这柄钩也许比传说还要深情与狠酷,那一钩,惨痛并且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