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风铃(第五篇)

 

我不敢念出的名字啊

岁月都已经故去

你为什么还要

把那串年轻的心事

挂在西窗

 

 

突然想起的

 

突然想起

在铁路的那端

你已经开始想我

从不在意地抛落了花季

蓦然回首时

从未枯萎的

原来是最芬芳的一枝

 

一路的枕木

是我念念的心事

数下去

数到尽处

就是你我含笑的约期

 

那夜星烛如梦

 

你伏在桌上睡了

我隔着烛光注视着你

也注视着我们的时间

有风跋涉于遥远

那个夜晚

 

我没有把窗子关上

因为除了宁静

我们还要自由

我不敢叫醒你

我怕你说

这,已经是明天

不,不要黎明

太阳是思想者用烟头烫伤的黑暗

在这小小的方桌上

我们只要

只要夜晚

 

随意的几颗星子

框进窗子就是家园

而到底是哪一颗

会慢慢游来

游向

我们的夜晚

 

轻柔的歌

 

雪落茫茫处

爱恨已是陈年的灯火

静静睡去的

我多想让你知道

你是我最沉重的弦上

最轻柔的歌

 

紫风铃

 

(一)

 

我注视着风中的你

而你,注视着风外的往事

无语的风是个预兆

说将有一片茫茫无边的雪夜

并且

将有错觉的声音

被黎明的议论

传说为绝唱

 

烛光已经燃起

沉默是雪夜的歌

空空地伸出双手

就落下你满脸的泪水

那些迟迟不来的

是否都曾经得到过

 

我寒夜的友人啊

其实并没有人从窗外走过

蜡烛为你流泪

而你

为谁流泪

或许将有风铃于背后响起

如轻唤你原来的名字

窗外都是雪

难道

你真的想

推 门 而 去

 

(二)

 

醒来,于没有留痕的睡梦

知道已经不会有谁

从远方寻来

而恍惚间那些细碎的铃语

是为哪一阵

不速的风

 

无法走去

向不能回归的远方

秋叶斑斓为岁月的远景

多少决意不悔的繁盛

终究免不了一场凋零

 

潮起有声而潮落无痕

那些岸滩上的足迹

该是你梦里

无意留下的

 

(三)

 

即使是我真的叩问了

你的门窗

那也只是

一次极简朴的探望

即使是我真的在注视

你的面庞

我也只是

想让你看看

航海之后

我一路风尘的眼睛

 

望着我吧

哪怕用带泪的笑容

其实坚强的

也并不是你无可倾诉的背影

我不敢念出的名字啊

岁月都已经故去

你为什么还要

把那串年轻的心事

挂在西窗

 

也熄灭了我吧

 

我说过

我要踏着黄昏

走向你

 

我说过

我要领着你去

数星星

 

风雨过后

萤火在掌中回忆

那些曾经闪亮的

都已经是昨夜之灯

 

也熄灭了我吧

一如熄灭我淡淡的笑容

我要随着夏天悄然而去

并用静静的叶子

层层轻覆

你不愿惊醒的梦

 

致失约的人

 

如果所有的灾难都将重来

我仍愿为你

默默地承受

因为雨季的道路

我们应该原谅所有

失约的人

 

撑起一把伞

就听到很远的雨声

脚印忠实如影子

却被水流席卷而去

稍一停步就被突然搁浅

错误的行程

把我剥夺得

一无所剩

 

如果,如果雨季

如果它真的能够重来

我仍会把我从前的名字写给你

写给你

多雨的一生

 

有一种小花

 

我知道你又寂寞了

就又带你到很远的山上

看你采那种莫名其妙的小花

我不记得它的名字

只知道它象你那把小伞的颜色

你的伞开放在风雨里

它也会雨季一过

就要凋零吗

 

河水坦然地携走了花束

一如泥染了你的裙褶

我想告诉你远方的天正蓝

却只能扳过你的双肩

示你以回家的路

 

长长的路途上我们都会留下脚印

风雨之后

亲爱的你不要回望

那些山外远山

 

你的生日,我的河流

 

(一)

 

生日的烛火寂灭为生日的结束

灰尘堆积成厚厚的祈祷

当盲孩子用手去感觉希望的时候

你最美的梦想

拒绝了阳光

 

(二)

 

我的河流

依旧千回百转

如同等你

在不愿走下去的时候

倾述你的疲惫或者释然

 

也该,有一些落花

洒给它的流过吧

假如,假如我能

带走你的忧伤

 

(三)

 

宽容地笑笑吧

在苦难之后

你就领悟了所有苦难的来历

 

不要,不要祈求来世

来世我们仍然叫做今天的名字

来世,来世依然

是如此深深凝望的渡口

来世,来世仍旧

山岭相连

 

    栏

 

那些一度繁华的探访

都随着我们的年华

并肩走了

 

那些知过爱过的朋友

都和岁月一起

去了他乡

 

在所有的归宿之后

却依然有我

为你静静地守护

 

洪水来时

园中的花树都已经凋零了

在岁月的泛滥中

我是你的

最后一根栅栏          [下一篇]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