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雪和石头(第三篇)

 

我已记不清

那故事的年代和起始

在风中,我没有呼喊

在雨中,我没有眼泪

秋天,已经结束了

象是随笔留下了签名

 

自己的名字

 

梦见自己的名字

是天上流星闪过的灿烂

知道自己的名字

是山谷里的石头

来历不明

     星

 

我望着远方的时候

你正望着远方的我

风吹向斜阳

在荒芜的草原上

你是我不能回望的树

 

在规划得很好的街道上

并没有多少可以相遇的棋子

郁金香慢慢绽成的夜里

凉凉的面庞

在小巷,一闪而灭

 

静静的花瓣

在失败者的掌中重温着梦想

好象有谁说过

那是一个遥远的春天

 

我不再呼唤你了

也许在夏夜的星群中

已经有流星

激凌凌地闪过

留下一块冰冷的墓志

只有沉默的人

在黄昏辨认

      彗

 

收起这束悲凉的太阳花

你的世界就会重新美好

彗星的流过

不过是那些多灾的尘缘里

一个美丽的告警

 

渐渐远离了向往的阳光

黑暗是我一如来时的路程

无声无息地滑进去

我会从此从世上消逝

也会从此

在世上生存

 

就把我

当做那颗流彗吧

不管多少灿烂的星辉

也终归是一场寂寞

在自己的轨道上为自己运行

我依然会因为透明而没有阴影

所以,请不要

请不要在星群之间记载我

在你韶华如梦的过往中

我并没有

并没有刻意地来过

 

你用眼睛问过我

 

(一)

 

你用眼睛问过我

什么时候能把烟戒掉

我躲开你的目光

深深地望着遥远

或者,明天

 

我撑起黑伞的时候

你正来自另一条深巷

在飘雨的夜晚

谁与人相遇

谁就是故里

纷纷的雨箭

忽近忽远地射落了记忆

擦燃一根火柴

就闪过夜里沉静的脸

你说,我会为你哼一支很美的歌

或者,明天

 

风来自深谷

落叶跟着行人的脚

去认领自己的归宿

沉默的人在冬日的黄昏里

倾听城市

而你望着夕阳陨落的地方

说你会梦见骆驼背上

古老的传说

或者,明天

 

(二)

 

你用眼睛问过我

我用沉默回答了你

那年的极光在天边闪过

从此手中就空握一个寒冷的地址

面对你若有若无的微笑

我怎么也说不出

远方雪白的姓名

 

你用眼睛问着我

我望着远雪消融的地方

就这样

带你走吗

应该闪亮的星都已经闪亮了

随意摘下的哪一片枫叶

都是深谷里陨落的那颗

白云一片一片地远去

就象寒冷的世界里

那些不能点燃的火

 

为那些石头默哀吧

也许会有我的笑容突现

如轻轻碎裂的冰雪的残壳

只是你不要轻信

说你已经寻得了那河脉的源头

没有人愿意封埋雪下的流水

只因在冬天的雪野上

所有的季节都是遥远的歌

 

(三)

 

你问我

为什么迟迟不肯

为那个故事

写下结局

我望着你的眼睛

猜你是否真的不懂

 

在最精彩的掌声里蓦然沉思

也许不是所有的情节

都有可以设计的走向

缺憾或者圆满

都是赠给努力者的回报

在平平淡淡的相逢里

最好不说来处

也不说姓名

 

(四)

 

你又问我

那写不出来的部分

是否都是美丽的内容

我于是把你领到秋天

让一枚落叶飘卧纸笺

是的,能在美丽的故事里长睡的

唯有这片

微弱的真诚

 

别这样望着我

 

(一)

 

别这样望着我

如同敲打着一块矿石

我不会回答你

包括

那些余响在山谷里的记忆

 

温暖毕竟是凋落了

从我们瘦弱的枝头

转过身去

就会重见我们的雨夜

而街灯

将怎样迢遥地滑下去

也许

会有无声的雪

在我们走向远方的时候

融湿在我们的肩上

 

(二)

 

别这样望着我

就象构思着很远的故事

我已记不清

那故事的年代和起始

在风中,我没有呼喊

在雨中,我没有眼泪

秋天,已经结束了

象是随笔留下了签名

 

(三)

 

别这样望着我

说是等待花开的梦想

我不是岁月里的那些往复

可以用花期的重现

感受沧桑

我只是

只是一颗哑哑的石子

只有当季节不再轮换

才会让思想轻轻绽放

没有颜色

也没有芬芳

 

灰色太阳

 

在我黎明离去的时候

你突然想看看

我雾中的背影

好象你在所有的星辰都陨落之后

梦见我是黯黯淡淡的灰色太阳

永不落灭

也没有飞升

 

    驼

 

风可以把一切都告诉我

我却不能

把一切

都说给风

因为是在沙漠上行走

所以不该再执迷

花朵的往昔

 

寒冷

该是我们在最热情的时候

得到的赠言吧

把一株植物放在阳台上

我想你不会知道

我为今夜这早来之冬

栽种了一片什么风景

 

雪在远方独自落着

因为圣洁

你还恋着迷途

 

在荒凉的沙漠里

也仍然会有

深情的歌手吧

你知不知道

那骆驼背上厚厚的雪

就是我们缓缓而行的一生

 

浪从远方来

 

浪从远方来

而我

要到远方去

 

我不是河流

会在一路的跋涉之后

终于可以如释重负

 

我也不是

荒原上那棵孤高的树

要用最终的凋萎

去回忆花开花落的一生

 

但我也同样不是

那些岸边的礁石

终于可以象征一段纪念或者永远

甚至会成为某个拾贝的孩子

讲通或讲不通的传说

 

浪从远方来

我要到远方去

波光中我的眼睛微微摇荡

象是知道

彼岸也是秋天

 

潮 的 传 说

 

一切都退远了

水鸟和孤帆已在惊觉之后

赶到某个岛屿

去驻扎思念

 

渔人的网

可以在投洒之后再收回

而来自远方的人

却只能在熄灭的潮声里

站成

静静的海岸线

 

在入睡之前

你是否又已想起

我眼睛里的那些

潮的传说

是不是又在风起的时候

梦见我是模糊的影子

向 海 边 走 去

 

这又是秋天了

 

因为抗拒着什么

才迟迟不肯凋落

在天涯的那棵树上

我是一枚经霜的叶子

和自己的命运相克

 

因为深含着什么

才执意要去挽留

而能挡住时间的

同样不是空空的双手

 

因为怕发生什么

才会让歌声沉入海底

在不是港口的河岸

躲闪的目光

谈论着漠然

 

这又是秋天了

无论如何

 

指着一条冻得发白的小路

我该怎么告诉你

说有一个远去的故事

而捧着这枚红叶

就算是

握别了你的手吗

 

我多想站在你的门口

率领背后的斜阳

让你看看我的眼睛

沉郁而又温暖

这又是秋天了

无论如何

 

跟 我 走 吧

 

把所有的脚印都放进河里

再注视它们无声地流走

在山的这边

我究竟

是在与谁告别

 

摊开平静的手掌

每一个手指都标出不同的去处

而爱情线

指向哪边

 

在落叶纷纷的深处

道路刚刚开始

把最后一抹油彩

留给我们木屋的布景

你结满冰凌的眼睛

还不敢融化吗

 

跟我走吧

没有祝福

也没有回顾

我们走向山的那边

 

跟我走吧

我们不去寻找归宿

我们没有归宿

我们将路过

一个开满罂粟的山谷

 

孤独的树

 

每一片默想都站立成森林

在空旷的那边

 

而在想起你的时候

我仍旧是一棵

孤独的树

 

候鸟飞走了

叶子也就落尽了

在冬天的画夹子里

唯一属于我的

是雪下的泥土

 

我无法改变自己的位置

因此就有一个恪守不能改变

回来的风告诉我

说落叶去过的地方不曾有你

而流水的思虑中

所有不愿封存的年轮

都将最终

无法固守

 

我再捡拾什么

掌中的落叶

都是把握不住的温暖

在蜷缩的梦里

或许会有炉火

守候年少时代

我们曾于雪地栽种的春天

 

      河

 

感谢你

那些关怀的注视

透过

某扇无需注解的小窗

 

在深思的雪野上

我独自想着茫茫的承诺

夕阳再红的时候

你是不是也会想念

我们当初要去的地方

 

我就是那条雪河了

纵使孤独也依然奔放

如果是路把我写在雪野上

再深的痕也只是优美的伤口

如果是爱让我迷失在风雪中

再苦的沉默

都只是浪漫的忧伤

 

回答我

哪怕没有光临北方的太阳

我不相信

说走向天边的人

都是要封埋自己的故事

我不相信

那没有芳踪的河边

只有冰凌

 

冬天的眼睛已成素描了

打开画夹子

就会有鸟群飞起

扑扑朔朔

片片都是斜斜的飞吻

请爱我

雪野上静静的歌声       [下一篇]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