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里相传 (第二篇)

 

在遥远的阳光下

请为我轻轻地歌唱吧

我朴素的眼睛

仍旧相信

一切真诚

 

   程

 

应该

是启程的时候了

我不再等待

你最后的送行

 

等待的后来是花落

花落的后来却不是果实

太多的悲剧都曾有过美丽的开始

太长的别离都是缘于美丽的相聚

晨雾还没有最后散开

为那轮据说会来的太阳

我该

说些什么呢

 

昨天的一切已然在昨天结束

唯一幸存的

是今天的行程

 

应该

是启程的时候了

不管

是否已有摇摇的灯影不容忘记

不管

是否已有昨天的荒草

封埋了今天的去向

 

应该,是启程的时候了

风又掀卷头发

如翻寻道路于草野

我已不知

我该走向哪里

只是依稀记得

好象要去远方

 

随手指去的路

 

我没有留下地址

并不是因为去得匆匆

 

别眺望我的走向

如目送一个远去的传说

无论阳光从何处涌来

我留给世界的

都将只是

深深的背影

 

无所面对的时候

随手指去的

都可能是路

而背后的城园火灾一样明亮

我真的

是站在这夜里吗

 

孤零零的落叶

不是先知

也不是预感

是远去的秋天里

无声的欢乐

无声的

欢乐

 

       宿

 

(一)

 

随意在纸上一划

就是我要去的路线

秋天在前方铺展着红叶

从终点启程的道路

一定不会

再有终点

 

(二)

 

沉思

在每一个迟疑的路口

所有路边的风景

都不是那年的梦

面对一次次似是而非的感觉

我久久不肯说出

最后的誓言

 

(三)

 

请深信我多思的眉宇

以那些流浪的脚步

 

为那些没有到来的一切

谁也不该

挥霍今天

 

(四)

 

任意的一颗灯盏

都可以摇成风中的梦

去思念远离的家乡

可是,我找不到心灵

来默读我们流浪的眼睛

别问我

说归宿是那一片深山之夜

谁寻找归宿

谁就会梦见

茫茫风雪

        路

 

这不是悲剧

因为剧情

还没有展开

虽然会有流星滑落在他乡的夜里

让不能说出的祈祷

颤抖情怀

 

剧情,还没有展开

背对着走远的列车

终究

要返回站台

你说 手握的票根

会是已经改变的车次

我怕

汽笛的长鸣

仍旧是同样的凄哀

 

今夜我们放飞的

和明天我们将要梦寻的

都是

雨中的风筝吗

 

可不可以

今夜的雨声

作证

证明我们斜斜打过的伞

 

其实,提醒记忆的

不是今天的细节

而是未来的雨路上

那些

不测的红灯

 

西 出 阳 关

 

脚步就到此为止了

行程,却没有结束

背对夕阳向你凝眸

你是不是也会想起

这是我们当初相遇的地方

轻轻地走过岁月

沉默

该是我们用心在辨别方向吧

 

叶子已经落尽了

在一夜之间

 

没有故人的西关之外

我只有找一枚秋叶藏在诗里

她们说

那是我秋天的眼睛

 

         言

 

阳光爬进窗子来探望

我报以同样懒散的微笑

苦难中发生的一切

就让它在苦难中结束

在铺满温暖的方桌上

我们不该用昨天的不幸

写下留言

 

在遥远的阳光下

请为我轻轻地歌唱吧

我朴素的眼睛

仍旧相信

一切真诚

 

其实,雪夜里兼程而来的思念

已在你尘封的门口

惊设了一个新的黎明

在灯火如诗的斓珊之处

我们何必要苦苦铭记

那段茫茫的雪声

 

伸出你的手吧

阳光会代替我

在你的手上写下留言

没有谁会作永远的许诺

太阳却会在生命的往复里

照亮永恒

梦想,如果真的已经

在我们的来处传为神话

就让我们以青春的仪式

背对着风雨

思考前程

 

到远方去种树

 

我要到远方去种树了

只留下星群洒落般的回眸给你

算是我不曾说出的爱恋

 

我要到远方去种树了

只留下冬天的诗篇给你

好让我念着清秀的你

和雪中纯净的家园

 

既然,季节里没有一片

可以守候的森林

那就让我

去守候沙漠吧

在最艰辛的地方栽种自己的根

没有花朵

就一定不会

再有苦难

 

青春,我要远行

 

我把爱情

写在手上

只期望在临别的时候

能有那轻轻的一握

是的,当所有的故事

都该写出结局的时候

我,什么也不想说

 

我把相思

洒在前行的路上

只为了此番明灭的脚步

会成为你幽暗的梦中

河流般闪烁的灯火

也许,在匆匆之间

有许多心灵需要解释

而爱,只能沉默

 

我把回忆

化为寒泪

在某个冬夜里轻轻挥洒

却是怕在来时的路途

发现太多的过错

注定,云般的笑靥已成残梦

只有青春

还要远行

 

以再见的名义

为流浪的人珍重吧

无法

作关于永远的选择

却会拥有

短短的相视里

那长长的一刻

 

        愿

 

我要走了

去远方

我不乞求幸运跟着我

但我希望

太阳的每一次升起

都首先照亮

爱人的家乡

总会有那样一条小街

 

其实,世界不是很大

只要,你肯潇洒

 

我们与另一颗心灵

不仅可以相遇

也同样可以天涯

 

其实,世界不是很大

即使你埋没了真实的名字

也依然会有人

关切你满脸的风霜

所有流浪的脚步

都将最终投奔故土

你最终要一饮而尽的

是那片纯洁的热泪古老的凄凉

 

其实,世界不是很大

总会有那样一条小街

也许简陋但很清洁

可以让那些来自远方的人

默默相遇

默默相识

 

世界,不是很大

所以不管错过了多少约赴

那些说过要来的都终将会来

在日落与日出之间

我们也从来不会

等候太久         [下一篇]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