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雪(第一篇)

假如,假如用

潮湿的目光去翻阅

轻轻地

那些潇洒

只能一时 

不是一生

 

用潮湿的目光去翻阅

相思果还青的时候

我的树就过早地凋零了

当你终于走过树下

已经没有细碎的阳光              

如音乐的雨

飘洒一片热情

 

在沉默的风里

脚印该是我们无意中谱写的曲子

假如 假如用潮湿的目光去翻阅

轻轻地

那些潇洒

只能一时

不是一生

 

  窗外的雪已经落了

 

在我们回头的时候

那么多的岛屿都已经沉没了

连同

起帆的季节里

那些亚热带般薰香的歌

 

窗外的雪已经落了

我远在天涯的朋友

你真的

还不懂吗

 

或许我已经了解了生命的经过

但是否就可以不去选择

那一次次的起帆

和一次次的停泊

 

我们也该

遵循

这些顺序吧

只要

在我们经过的地方

会有人传唱

我们的歌

 

等待出航的我

 

所有扬起的风帆

都势必远去

在不是渡口的河岸

我想

我就是一只

等待出航的船了

 

在荒凉的滩涂上

能种植能收割的

都只是一片荒凉的沉默

就如河边的注视里

那些默默流失的歌

 

我知道这河水终归是要

流入大海了

但我也只是知道

它的一路而来

就是

在此之前的我

 

 静静的夕阳雨

 

在匆匆回首之间

为什么

那些美丽的名字

都已有一个遥远的去处

就象那些冬天的蝴蝶

只能翩然于恍惚的睡梦

 

在沉思的夜里

忽然所有的缤纷

都如久违的朋友

在窗外远远近近

 

南方的落叶北方的飘雪

在灯火如旧的寂寥中

何止是少了那些

细细的叮咛

 

选择沉默吧

在流浪与归宿之间

因为大地所欣赏的

是那些无声的倾诉

时光最终要赠给我们的

也将是同一样粗糙的笑容

而我想依然会有那样一个夏天

在那样金色的辉光里

会沉静地想起你

那静静的远方

静静的雨

 

  月   光

 

满园的芬芳

可以在如昔的月光下重来

而晚风的步履

却不肯为那些思念停步

 

这样的夜晚

想起的

都是已在远方的名字

这样的夜晚

想起谁

谁就是归乡的梦里

不肯停驻的雨声

 

  山里有落叶

 

为什么

明知道雨季里没有果实

却仍要去重复

伞下的窥视

 

为什么

明知道雪下就埋藏着线索

却总是不肯等待

春天的来临

 

为什么

明知道青春多悔

却依然要去选择

那无法回头的路

 

我不再去问海

浪里只有远方的消息

我回来问山

山里有落叶

片片都是

终会安宁的心

  家   园

给我一片月光

让我

能做一次很远的散步

让我

到从未到过的某一棵树下

把一切

都慢慢想起

或者 悄悄遗忘

 

给我一片海滩

让我

能在潮起潮落的风里

打捞自己的思想

或者

只为了轻轻地跑得很远

让沉静的心

做一次清晨的流放

 

给我

一把钥匙

可以 开启

一扇自己的门

当我背靠门里拒绝世界的时候

就能面对一眼窗

可以

无声地远望

 

冬天已经不远了

 

也许是应该冷静的时候了

冻僵的画笔

怎么也调不出暖色

瘦瘦的树

好象在读过的哪一篇小说里

是关于冬天的主题

 

我的脚走在风里

风走在冬天的城市里

结伴而行的叶子

恋着夕阳的温暖

沉思着 去流浪

 

我听到你的声音了

那是寒冷里深深的沉默

呵呵手望望远方

当我走过那段山路的时候

冬天

其实就已经不远了

 

 天 涯 雪

 

那条路上

落叶正在纷纷告别

 

秋天又来的时候

我应该向谁

写一行问候

 

也许已经有雪飘落在天边了

象是等待中无言的明信

让独隅中的每一颗心

都能想到远方的孤独

 

那些树上

鸟儿已慢慢绸缪了

风雨再来的时候

我是否还会于从容之间

欣然地回眸

 

葱茏或者荒芜

都是季节里才有的事

而在此去的路上

是否仍会有一柱阳光

穿过枝叶

落在我的肩上           [下一篇]   [返 回]